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
      小說/悠悠帝皇/赤龍武神

      第2698章 琴音歌會

          天山劍宮的弟子當中,有兩人金發飛揚,這兩人樣貌極為相似,顯然極有可能是兩兄弟。

          剛才出言譏諷古劍潭這邊的,正是這兩個金發男子其中一個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們說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“嘴巴放干凈點!”

          古劍潭這邊,段涵幾人頓時咆哮回應。

          昨日天山劍宮的弟子,登門來羞辱,即便莊園的門關上以后,依舊在外面叫罵了好一陣,周圍其他宗門的弟子,基本上全都知道了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,古劍潭的這些弟子,才會憋悶不已,商議下一次定然不會再忍氣吞聲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也預料,天山劍宮的弟子不會善罷甘休。

          果然如此……玄通塔的弟子一走,天山劍宮馬上就挑事了。

          對于古劍潭這邊的火爆回應,顯然天山劍宮的弟子,并沒有料到。

          但隨后,在天山劍宮的這些弟子臉上,一個個都是浮現出嘲諷和玩味的笑意。

          “呦呵。你們古劍潭今天變硬氣了?怎么不像昨天一樣,做縮頭烏龜不敢出來?”天山劍宮的弟子當中,那兩個金發男子其中一人走了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此人乃是狂戰天,不少人都認識他,在玄通府有一定的名氣。

          狂戰天的弟弟,就是和他一直站在一起的另外一個金發男子,面容看起來年輕幾分,氣息也稍微弱些,此人名為狂戰武。

          “狂戰天。昨日是長老有令,不讓我們回應。否則……你以為,我們會對你們的叫囂置之不理?”林牧之冷笑回應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么?今日你們長老已經離開,我倒是想要看看,你如何回應!”狂戰天周身大道之力涌動開來,一頭金發飛揚,氣勢駭人。

          “哼!”

          林牧之冷哼一聲,一步跨出,周身劍氣涌動。

          兩人針鋒相對,目光如鋒利的劍刃,直視相對。

          而天山劍宮和古劍潭的其他弟子,一時間同樣劍拔弩張。

          周圍其他宗門的弟子,大多都是看到了這邊的情況。

          當發現兩邊對抗的宗門,是古劍潭和天山劍宮的時候,大部分人都是搖了搖頭。

          甚至還有一部分人直接出言譏諷古劍潭自不量力。

          天山劍宮,乃是一流勢力,和道元門、洪武宗并列,這三個宗門的實力,毋庸多言,要明顯比二流勢力的宗門拔高一大截。

          每一次玄通塔招納的新晉弟子,其中至少有一半被這三個宗門占據,余下的大大小小的數百個宗門來分剩下的一半。

          甚至有時候,這三個宗門,會分掉大半部分的名額。

          由此也可看出,這三個宗門,弟子的實力要普遍在其他弟子之上。

          古劍潭在眾人的眼里,不過就是一個二流宗門,雖然在二流宗門當中還算有一定的名氣,但是要和天山劍宮比劃,那完全就是以卵擊石、自不量力。

          “哼!”

          突然,一聲冷哼傳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玄通塔內私自打斗者,殺無赦!”

          聲音在虛空之中回蕩,說話之人并未出現。

          但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凜凜的殺意。

          玄通塔內,嚴禁打斗。

          即便是本門弟子,也不能夠無緣無故地私自比斗,而天山劍宮和古劍潭這些弟子,現在還未進入玄通塔,只是外來之人,若是在這里惹事,恐怕遭到的處罰會更加嚴厲。

          “古劍潭的廢柴們,這次,暫且放過你們一次。明日進入神門秘境,你們最好祈禱不要遇到我們,否則……你們這些廢柴,我一刀一個。”狂戰天指著古劍潭的弟子,狂傲喝罵,囂張無比。

          隨后,他和其他天山劍宮的弟子,大笑之中,揚長而去。

          “媽的,真是囂張啊!”在林晨身邊,段涵雙拳緊握,憤怒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其他古劍潭的弟子,同樣一個個氣血上涌。

          天山劍宮,好生張狂啊。

          林晨則是微瞇著眼,若有所思。

          古劍潭的弟子,在郁悶當中回到莊園,他們并沒有直接去參加琴音歌會。

          剛才和天山劍宮的沖突,讓不少弟子心里都有些憋悶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……剛才氣勢上的交鋒,古劍潭的弟子已經輸了,雖然沒有直接開打,但是他們也明白,自己的實力,的確不足以正面和對方抗衡。

          司馬忌站在莊園內,負手而立,似在思索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聽到莊園門打開,他轉過身,看向眾弟子:“怎么,你們沒有去參加琴音歌會了?”

          “剛才,天山劍宮的弟子,又挑釁了我們!”于洛海憤然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就因為這個原因?”司馬忌微微一笑:“在我看來,你們更應該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林牧之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琴音歌會,其實就是靈鶴宗結交同門的手段。據我所知,靈鶴宗一向和天山劍宮交惡,另外也有一些其他的宗門,對天山劍宮一直心存不滿。你們現在去參加琴音歌會,倒是有希望能夠和其他宗門結盟。”司馬忌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敵人的敵人,就是朋友。”于洛海雙眼一亮:“兄弟姐妹們,那我們就去琴音歌會看看!”

          “是要去看看……”林晨身邊,段涵連連點頭,似乎迫不及待。

          “段涵,我看你就是想要一睹上官清婉真容吧?”林晨打趣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段涵咧嘴一笑:“林師兄,你就不要說穿了嘛。”

          眾人一陣哄笑。

          隨后,古劍潭的一行弟子,前往天潭園。

          天潭園占地極廣,其中布滿瑤池假山,靈霧繚繞,廊腰縵回。

          悠揚的琴聲,在天潭園內回蕩,有女子的歌聲,清麗如靈鳥,婉轉低吟。

          靈鶴宗這個宗門,只招納女弟子。

          而且,絕大多數都是容貌非同一般的美麗女子。

          此時,在天潭園內,靈鶴宗的不少弟子,正在彈奏弦琴,有些弟子則是在招待前來的各宗弟子。

          林晨一行人,在兩名秀美女子的引導之下,坐到了天潭園一隅。

          前方是一座巨大的水池,池水里有各種花兒搖曳,散發出沁人的馨香。

          在水池的最中間,是一座精致的紅亭,靈鶴宗那些演奏弦琴的女子,便是坐在紅亭的二樓。

          琴聲悠揚,花香沁人,飲酒暢談,各個宗門的弟子,在此交流,推杯交盞。

          “靈鶴圣女來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突然,有人驚呼一聲,一道道目光,頓時朝著同一個方向掃視過去。

          本章完
     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
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
  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