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
      小說/會說話的肘子/大王饒命

      1225、陳家來人

          一到做飯的時候陳祖安和成秋巧兩個人便尋著飯香味過來了,反正就住隔壁,出門左拐就跟進了食堂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今天的小胖子有點憂心忡忡的,呂樹吃飯的時候好奇問道:“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猛的一抬頭:“這么明顯?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這不廢話嗎,”呂樹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這筷子往哪夾菜呢,小兇許夾到碗里的菜都被你夾走了!從小兇許飯盆里搶東西吃,你還是不是人?”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轉頭一看,小兇許正怒氣沖沖的看著他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其實也沒啥大事,這兩天我可能要出去一趟,”陳祖安說道:“京都那邊家里來人了,不過我都還不知道來的人是誰。”

          呂樹瞥了他一眼并沒有多問,而是直接說道:“我不建議你們兩個跟著去呂宙,安心待在龍門要塞吧,天羅地網也需要你們。”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埋頭吃飯并沒有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第二天他一個人驅車前往一百多里外的省城,那里已經有人在等著他了,只不過對方沒有權限進入龍門要塞。

          龍門要塞如今是外緊內松的防御警戒狀態,城外數十里地都會有天羅地網的暗哨和巡邏,排查非常嚴密。

          這也是呂樹判斷那些奴隸主可能并沒有死絕的緣故,防止有什么勢力妄圖混入龍門要塞內部。

          洛城前往省城不過是兩個小時的車程,開的快了說不定一個半小時就能抵達。

          與龍門要塞不同的是,這里的百姓們情緒狀態要松弛許多,大家也沒感受到什么戰爭氛圍,天羅地網已經將一切危險都抵擋在了龍門要塞前面,這里仍舊歌舞升平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不會太在意龍門要塞里有多么緊張,反正打不過來就行了,說不定萬一龍門要塞失守了他們還會去網上罵兩嗓子,如果他們那個時候還有機會的話。

          陳家來人預訂了城里最貴的酒店,據說一頓飯幾十萬輕輕松松,陳祖安的家族乃至于陳祖安以前過的都是這種生活,而陳祖安現在早就習慣了廉價的魚香肉絲和番茄雞蛋,他覺得在呂樹的那個小平房里,吃什么都很開心快樂。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跟對方通電話的時候想了想說道:“還是我來定地方吧,我也不吃貴的東西,沒必要去那么貴的地方。”

          他選了一個小的平價自助餐,畢竟準備去呂宙了嘛,儲備點食物這不是正常操作?

          結果等陳家的人來了之后,陳祖安都愣住了,他沒想到來的是他四叔,如今陳家新一代的領軍人物。

          四叔看了一眼自助餐的簡陋門頭便輕微的皺了皺眉頭,但他沒有表現太多,而是和顏悅色的對陳祖安說道:“走吧,進去邊吃邊說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是邊吃邊說,結果四叔壓根沒有取餐的打算,在他看來這里的食物都太過粗鄙,說不定還衛生,只有小胖子一個人在不停的往返拿盤子,仿佛真的只是來吃飯似的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異常的飯量,很輕易的便引起了服務員的注意……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很早很早以前就可以一口氣吃下去十五天的飯量了,如今晉升一品高手后也沒有多厲害,倒是飯量見漲,現在他能一口氣吃一百五十天的飯量……這已經是個可以用一己之力對抗一個自助餐餐廳的存在了。

          自從靈氣復蘇之后,越來越多的自助餐老板不敢再說“你可能很賺,但我絕對不虧”這種話了。

          當然小胖子這異能也不是只能用來吃飯,畢竟之前的戰斗中他也表現出了特別的能力:吞噬身邊的能量,導致能量真空。

          四叔看著陳祖安狼吞虎咽的樣子說道:“我知道家族斷了你的經濟來源可能讓你心里有氣,但你也不用這樣暴飲暴食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愣了一下笑道:“沒氣,真沒氣,我這是準備去呂宙了,提前存點干糧,我這異能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什么情況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斷你經濟來源的事情其實是你二爺爺的決定,我們也覺得你二爺爺觀念有些陳舊,但是無能為力,你不要怪我們,”四叔耐心解釋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等等,”陳祖安咧嘴笑道:“我并不覺得我二爺爺觀念陳舊,前些日子呂宙空間通道開啟的時候二爺爺差點死在龍門要塞前面,你這么說他可不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其實陳百里在陳家的地位很超然,但年輕一輩都不怎么待見他,畏比敬多。

          在晚輩眼里,這是個永遠不讓他們說外語的長輩,就像是還活在幾個世紀以前似的。

          之前有個陳家子弟說:“我想喝點water。”

          結果差點被陳百里把腦子給揍出來:“喝白開水就喝白開水,少特么說鳥語!”

          這個時候大家忽然明白,其實二爺爺您是能聽懂外語的對不對……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的四叔打量著陳祖安:“我記得你以前也不太喜歡你二爺爺來著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人都是會變的嘛,”陳祖安笑了笑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就開門見山吧,”四叔說道:“我們知道第九天羅不久后將啟程前往呂宙,我們陳家希望你不要去,因為你如今已是陳家的中流砥柱,正所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君子不立危墻,你不應該以身犯險,而是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族事務之上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四叔,”陳祖安放下筷子:“這世上的事情沒有什么該不該,如果按您所說,當初秋巧就不應該用自己的生命去強行阻攔兩個一品高手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著,陳祖安指向櫥窗外的行人:“他們之所以能夠安心的在這里逛街吃飯,不就因為有我們擋在前面嗎?戰爭還沒結束呢,陳家就打算把手伸進天羅地網了?”

          四叔面色如常:“我是希望陳家能夠為天羅地網做更多的貢獻,為大家分擔一些壓力。家族是通情達理的,我們并沒有想要左右天羅地網的意思,也做不到,但你是如今天羅地網內部最接近核心圈子的人,家族需要你。你二爺爺已經拒絕我們了,我們這些做晚輩的也不能說什么,只希望能夠得到你的理解。如果你愿意,咱們陳家愿用所有資源支持你獲得天羅職位。”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啞然,自己確實不是什么能言善辯的人,要是讓樹兄在這,估計能懟死四叔吧。

          不知道為啥,陳祖安忽然有點缺乏食欲,想回龍門要塞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陳祖安站起身來就準備離開,四叔眼神犀利的看向陳祖安:“你可知道拒絕陳家意味著什么,你對得起陳家這么多年為你提供的資源嗎,你若現在走了,就別喊我四叔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陳祖安想了三秒鐘說道:“對不起,四哥。”

          四叔:“???”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等會兒還有一更
     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
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
  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