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

      第2117章 青衣男子

          暗隱煉獄第三層。

          渾濁陰暗的血色天地間,林尋挪移飛遁,毫不掩飾周身氣息,整個人宛如一道璀璨的神虹。

          和第二層相比,這第三層天地間充斥的壓迫力量又強橫了一大截,那殘暴、血腥的氣息若颶風般肆虐。

          僅僅是這等兇險惡劣的環境,都足以讓絕巔二重境的準帝人物寸步難行!

          轟隆!

          沒多久,一群兇魂沖出,血氣如沸,攪亂乾坤,撲殺向林尋。

          每一個兇魂,皆有著絕巔二重境以上的力量,氣勢兇悍,換做是博川這等人物來此,肯定兇多吉少。

          可對林尋而言,依舊不夠看。

          他身影都不曾有所停頓,呼嘯上前,所過之處,一個個阻擋在前的兇魂炸開,身影爆碎。

          那等一幕,看得如小雞般被拎在林尋手中的孟星子一陣目瞪口呆。

          他如今雖有著絕巔準帝三重境的戰力,可在這第三層中,也不敢這般橫沖直撞,甚至被那些兇魂糾纏住的話,還得費一番力氣才能將對手殺死。

          可是和林尋一比,完全就是天壤之別!

          僅僅一刻鐘。

          林尋已來到前往第四層的漩渦通道前。

          “林兄,進入那第四層后,隨身攜帶的保命玉符就會失效,一旦遭遇不測,可就再出不來了。”孟星子忍不住開口。

          林尋道:“你似乎并不愿意我去幫忙?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連忙搖頭:“我只是擔心,林兄初來乍到,不清楚情況,萬一出現什么風險,反倒會對林兄不利。”

          林尋瞥了他一眼,沒有再理會,徑直沖入那漩渦甬道。

          天地晦暗,和前三層不一樣,這第四層的天穹,覆蓋著可怖的血色雷霆閃電,滾滾如雷云,時不時會有刺目的雷電從天穹傾瀉,彌散出毀世般的恐怖氣息。

          剛一抵達,林尋就察覺到,那天穹的雷霆閃電,竟都是由一股股殘暴、兇厲無比的煞氣所化!

          這就太驚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放眼四顧,大地蒼茫,虛空渾濁,壓抑人心的狂暴氣息肆虐,僅僅是立足其中,就宛如置身在血腥殘酷的煉獄。

          遠處,一條猩紅的血河在遠處流淌,浩浩蕩蕩,河水渾濁殷紅,翻滾的浪濤中,映現出一幕幕死亡異象。

          天地間,隱隱還有鬼哭神嚎的聲音響徹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        呼

          抵達這里后,林尋也不得不運轉修為,才將從四面八方壓迫而來的煞氣抵消化解掉。

          他問道:“你說的那兇魂霸主在哪里?”

          “林兄,這里真的太兇險了,你可知道最近萬年來,前來此地的強者,有一半以上都已遭難!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神色間充滿緊張,“僅僅是一般的兇魂,都有著足以讓絕巔準帝三重殞命的危險,而那兇魂霸主……都快比得上真正的帝境人物了!”

          說著,他已哀求出聲:“林兄,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,否則一旦被那兇魂霸主發現,絕對再無活著脫身的機會。”

          林尋面無表情道:“你不是說要救你那些同伴嗎,為何現在突然又反悔了?或者說,你還有什么事情隱瞞了我?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臉色變幻,連連搖頭:“我哪敢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轟!

          猛地,遠處天穹中有著一道血色雷霆垂落,而后化作一道渾身充滿刺目血色雷電的身影。

          那赫然是一頭兇魂,氣息兇悍無邊!

          “死!”兇魂發出尖利的咆哮,而他身影化作一道血色匹練,穿梭虛空,呼嘯而至。

          轟!

          他抬手一揮,無邊血色如潮水般奔襲而來,血腥濃稠,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腐臭、邪祟氣息。

          僅僅這一擊,都已不弱于絕巔準帝三重境的人物!

          嘩啦

          林尋屹立不動,周身卻有一片璀璨熾盛的劍氣掠出,化作森嚴繁密的劍陣,鎮殺而去。

          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,劍陣運轉,無匹劍氣激射,將那滾滾血色洪流全都絞碎湮滅。

          那一頭兇魂還沒來得及靠近,軀體就被切碎,撲簌簌墜落一地。

          叮!

          一顆鵝卵石似的大道源晶墜落,璀璨剔透,瑩潤無瑕,被林尋隔空攝取在手中,略一打量,也不禁露出一絲異色。

          這顆大道源晶的品相極其不凡,內蘊的大道精華如煙霞蒸騰,瑰麗繽紛,遠不是他之前所收集到的那些大道源晶可比!

          而此時,孟星子已是一臉的呆滯,他之前曾來第四層進行試煉,像對付剛才那等力量的兇魂,他拼盡全力血戰才能對付得了。

          可在林尋手底下,卻依舊不堪一擊,這差點就顛覆他的認知!

          須知,他可也是絕巔準帝三重修為,可是和林尋一比,完全就不夠看!

          便在此時,林尋再次開口:“我再問你一次,那兇魂霸主在哪里。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渾身一哆嗦,指著遠處:“朝著那個方向,大概飛遁一炷香的時間,就能看到一座血色大山,那兇魂霸主就盤踞在那一座血色大山之巔。”

          嗖!

          下一刻,林尋已帶著孟星子展開行動。

          天地茫茫,天穹雷電翻滾,彌散毀滅氣息,這一路上,林尋依舊不曾遮掩自身的氣息,風馳電掣,若一抹流光般,在虛空中不斷閃爍。

          偶爾,會有三五成群的兇魂出現,一個個血氣翻滾,氣息恐怖,猶如從地獄中沖出的惡鬼。

          有的化作巨獸之狀,有的化作魑魅魍魎之形,和真正的修道者相比,唯一的不同或許就是沒有靈智!

          可他們的戰力卻極其兇悍,不夸張地說,像孟星子這種銅雀樓“七大絕巔”之一的角色,要想在這里進行歷練,也得冒著性命之危險!

          不巧的是,林尋可不是一般的絕巔準帝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路上,無論出現什么兇魂,無論對方面目何等猙獰和可怖,皆在林尋前行的步伐之下被碾碎。

          無可阻擋!

          而林尋的收獲,則是一顆又一顆品相不凡的大道源晶。

          若不是著急趕路,他還真想留下來,對這暗隱煉獄第四層來一場徹徹底底的大掃蕩,看一看最終能獲得多少大道源晶。

          “林兄,那就是兇魂霸主盤踞的地方!”

          由于林尋攻伐前行的速度太快,根本不到一炷香,孟星子就遠遠地看到了那一座血色大山。

          它屹立天地間,巍峨雄渾,通體上下血紅一片,宛如有無數血色河流從山巔流淌而下。

          林尋遠遠一望,不禁皺眉,那血色大山竟是由無數骨骸堆積而成,彌散出無比滲人的血腥死亡氣息。

          那山巔位置,修筑著一座祭壇,正在瘋狂收取來自天穹上的血色雷霆力量。

          “看來,那個擁有靈智的兇魂霸主不簡單啊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林尋正思忖時,一道陰柔的聲音悠悠在天地間響徹:

          “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,這位道友,不知光臨鄙人的寒舍,有何指教?”

          僅僅是聲音,就讓孟星子渾身一哆嗦,臉色青白交加。

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林尋就看見,那血色大山之巔,一道身影憑空浮現,峨冠博帶,青衣著身,面容俊朗,唇角含笑。

          他手握一部書卷,立在山巔,就宛如一位滿腹經綸的讀書人似的,完全和林尋所想象的不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若非親眼所見,恐怕誰也不會相信,這一襲青衣的年輕人,就是這暗隱煉獄第四層的霸主,一個在這片天地宛如主宰般的存在!

          可隨著林尋運轉“天眼通”,頓時就看到,這讀書人般的青年,竟是一具骨骸所化!

          這骨骸通體雪白剔透,猶如神鐵澆筑而成,給人以堅不可摧之感。

          而在骨骸頭顱眉心之內,蟄伏著一道強橫無比的魂魄,形似一條盤繞的血色蛇蟒,獠牙外露,詭異猙獰。

          “唔,還有你這自私自利的家伙,沒想到你竟還有膽前來。”

          那青衣男子看到了孟星子,眼神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鄙夷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閉嘴!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暴喝,神色猙獰,“孽障,死到臨頭,猶不自知,這次林兄前來,就是為誅你之命!”

          青衣男子笑了笑,道:“原來……你這無情無義的家伙,是找到幫手了啊,怪不得還敢回來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著,他將目光看向林尋,露出思忖之色,道:“這位道友,我能感知到,你很強大,遠不是一般人可比,若我說,不想和你為敵,你能否高抬貴手?”

          聲音清朗,坦蕩自若。

          這簡直就不像是一個兇魂能夠擁有的氣勢。

          “怕了?想活命?不可能!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大叫,神色間毫不掩飾殺機,“林兄,就是他害死了我們銅雀樓的那些同門!”

          林尋眸光閃動:“不是說那些人被鎮壓了嗎?只要交出那一件寶物,就可以換回他們的性命?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臉色頓時不自然起來,道:“林兄,那兇魂的話豈能相信?他肯定早已下了毒手!”

          那青衣男子仰天大笑起來:“原來如此,我總算看明白了,原來你這是倒打一耙,將一切罪責都推到了我頭上!你這家伙,倒是夠陰毒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林兄,快動手啊!”

          孟星子急的大叫,似唯恐青衣男子再多說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可林尋無動于衷,他黑眸幽邃,面無表情道:“孟星子,到了這時候,我只問一句,你究竟隱瞞了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聲音透著刺骨般的寒意。

          ps:方寸之主的戰力分析帖已經發布在金魚的微信公眾號上,明天,金魚會繼續發布一篇有關夏至出場的文章!

          還沒有關注金魚微信公眾號的童鞋,請打開微信,搜索公眾號“xiaojinyu233”,添加關注即可!
     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直播
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
  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
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h7vdy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<td id="h7vdy"></td>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7vdy"></thead><thead id="h7vdy"><sup id="h7vdy"></sup></thead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h7vdy"></big>